查看内容

一条小河静静向东流

  • 2019-11-20 20:55
  • 养生保健
  • Views

人生这个让人难以释透、难以描述的虚无事物,常常被人用各种有形物体来做代言,例如人生如戏,人生如棋,人生如歌,人生如茶,等等,不胜枚举。

今日,我们之间有了一条河,不宽的小河,隔河相望,还是能看的真切。

一条河,一条生命的脐带,源头在故乡,这头连着我。

每个人都可以有他自己的见解,正所谓“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鲁雷特”。在我心中,人生是条河,一条小河。

我还是以前的我,你?我就难以猜测。

——题记

这条小河,来自于殷实的大山峻岭里,从缜实细密的岩隙里渗出。

河水不急,慢慢的流过,一片树叶在小河里飘着,随着水流,飘摇的从我眼前闪过。你挥挥手,似乎再说,但时隔多年,这个动作我真的不知道代表什么。我只能迷茫的摇摇头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你又摇摇头,多么熟悉的动作,把我抛在记忆里尽情的寻找着。可最终还是没明白这其中的含义是怎样的诉说。

记忆中,一个小山村,四五十户人家。山村北向,大约一里地,有条很小的河。——其实,严格意义上,只能算是几股泉流的集合,称之溪流或山涧更为合适。然而,村人遵从祖先的叫法,都习惯将她称作河。于是,这河的称谓便沿习了两个多世纪,延续了数代人之口。至于这条河,因为她的唯一,且或卑微的原故,还是其他的因由,一直无正式名字冠之,这里,就姑且称作她一条河。作为曾是这里的村民,从小在这条河边疯玩长大的我,自是对她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愫。虽然离开故土二十余年,但这条河之于我,却是念念在怀,难以忘却。

在身边的石坑里、石窝里回转、漂溢,尽情的做生命之液的欢呼。

一条小鱼,在河里游动。一串气泡是它唱出的歌。

而后这些汇集的水会在弯曲的河岸,顺着年轮绕流而去。

谁也没有说话,只是隔着河比划来比划去,到底也没有明白,这半天的手语是什么。其实河的旁边就有一座小桥,很漂亮的一座小拱桥。水就从桥下流过。隔着河看见你在原地,并没有上桥的意思。我也木讷的站在河边。呆呆的望着鱼儿唱出的歌。

在河流这个庞大的家族体系中,故乡的小河是微不足道的。她既不属于大河名流的范儿,更没有显赫的历史典故赋于传奇的色彩,平淡无奇,默默无闻。大自然造就了她的生命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总是以一种率性的流淌证明自身的存在。小时候,曾经怀着好奇,问询村中最年长者,这条河究竟流经了多少年。老爷爷摸着下巴一绺银白的胡须,笑呵呵地说:“打我爷爷的爷爷出生起,就已经有了这条河。要说她到底有多少年月,这个我真还说不清楚。”虽然无法获知她的高龄,但可以肯定的是,决定在这里居住的先人们,一定是相中了这儿是块风水宝地,这河的存在是吸引祖先的先决条件。所以,先有河而后才有村落,河的年龄大于村庄的年龄,这是确切无疑的。

伴随着小河的,是两岸葱葱郁郁的树,他给了小河绿色的怀抱,也依着那山、那岸、那水。

多么熟悉的身影,还是黑黝黝的长发。鼻梁上多了一副茶色眼睛,掩盖住你眼眸,让我看不清你心灵之窗到底像说些什么。许是有一条小河相隔,尽管河不宽,毕竟是有距离的。许是我这些年老眼昏花,看东西都是模糊不清的。

小河北面依山,处于山脚最低凹处。长四五公里,宽约五米左右,由于夏季暴雨冲刷,河床深浅不一,最深处有两米,最浅处仅有一脚深,可以车马通行。小河虽然宽约五米,但是河水只有一米宽,其他的面积是洪水开拓的功绩,算不得河水头上。在河的尽头,是一个呈椭圆形,面积五亩大小的水潭,水潭之外,便是河水浇灌的农田。水潭深不足两米,到了仲夏,是孩子们打水仗、游泳扎猛子的理想场所。

执着的小河,流过冰封时节,如泣如诉,汩汩流逝;

好漂亮的桥,是木头做的,这可能是古董,也不知道是啥朝啥代,谁在这里修建的。一座小桥,方便了两岸的人,方便了过往的客。

滑过烈炎大地:哗哗欢笑,跳跃奔流。

我真想给你指一指那座小桥,让你从桥上走过。可是我为什么又在原地不动呢?抬起的手臂有点发涩。只能缓慢的放下,让那血脉细细的流着。四目相对,不在用手语,也不在摇动长发。沉默是金,这金子还真让人琢磨。

小河河水清澈甘冽,明镜可鉴,一年四季淙淙流淌,从不间断。青蛙、蝌蚪、泥鳅在水中游来游去,随处可见。当然,也少不了淘劣的孩童们捉蝌蚪,逮泥鳅快乐的身影。河两岸是一人多高的芨芨草,十分茂盛。夏秋的时候,草也长得旺,五颜六色的野花一丛丛、一簇簇,竞相争香斗艳,色诱着采蜜的蜂蝶和贪心的家畜,牛儿、羊儿、马儿前来尽情饕餮。牛养没入芨芨草之中,那情形正如《刺勒川》中所描述的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,在这里得到最直观具体的呈现。此外,这也是村民们拔割畜草的好去处。一些青年男女借着放牧拔草的机会,一边劳作,一边打情骂俏,谈情说爱,热闹欢愉的场景自不待说。

不怕干涸,不惧险路,朝着目标,尽情游走。

有人说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可我总觉得,这无声的声音有些凉意。尽管这是初冬,可今天的太阳还是暖洋洋的在头顶上挂着。

雨季来临,草地上的蘑菇耐不住寂寞,纷纷探头露脑,从泥土里钻出来,然后,张伞而望,等待一双手的采摘,最终成为人们餐桌上味道鲜美的佳肴。

管他是什么崇山峻岭,管他是什么阴森恐怖地下河,总会一天会出现寂静着的山间峡谷;

离多聚少。你已经把自己当成远方的客。

小河边几棵歪柳,长势十分茂盛,是鸟儿们栖息嬉戏的天堂。麻雀、燕子、百灵、画眉、黄鹂等等,这些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的小精灵们,呼朋引伴,麇集于此,成群结队翩然飞舞,各种悦耳的鸣叫声此起彼伏,清脆撩人,如同一曲欢快的轻音乐不断奏响,给小河增添了勃勃生机和无限活力。

无谓繁华闹市,无谓偏僻村庄,都是一路风光一路享受。

好像无意之中明白了,这个地方多年的变化,让人迷离又让人难以寻摸。所以你这位远方的客,不知道该如何。

小河可汇大河,可成湖泊,融世间万象于平复,从来都是不容小觑。

久居的我习惯了以前的风景,过惯了以往的生活。所以心还停留在遥远的晨曦里,一时半会也没有明白隔河相望里的那种感觉。所以不敢轻易的跨过眼前的这条静怡的小河,唯恐惊扰了游动的鱼,惊碎了那片流动的叶。

数百年来,故乡的小河一贯以率真的本性,滋养着两岸芸芸众生。她卑微而不自弃,率性而不做作,平凡而不娇弱。像极一位恬静素丽的姑娘,不着艳装,不施傅粉,不喜奢华,偏安一隅,淡泊宁静,顺应着自然,恭从着规律,和谐着万物。无私,无欲,无争,无怨,无邪,以一个见证者的身份,冷眼静观人间沧桑,低吟浅诉世事过往。哪怕倾听者是一粒沙,一株草,一只鸟,还是一个孩童,只要你愿意走近她,了解她,读懂她,她就会像一个熟识了多年的老朋友,敞开了心扉,滔滔不绝,坦露真情。

小木桥成了一道剪影,时间在夕阳里隐没,我的身影投到小河里,拉的很长很长,头的影子已经落在了河对岸。你的身影却拉在了你身后的那条小路上。也是很长很长。长的就连我们的影子也不能融合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不错,也正是缘于小河的滋养,渐渐地,小河的性格融入到了村民的血脉中、骨子里。他们与小河为伴,以农耕为生,随遇而安,清心淡欲,淳朴善良,勤劳知足。不趋炎,不攀爬,不炫耀,不势利,没有权利纷争,远离金迷纸醉,不谙逢迎邀宠,本本分分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,坚持操守,安贫乐道,一代又一代延续着这种纯净本真的生活方式。像千千万万个农民兄弟姐妹一样,他们是一群处在社会底层普普通通的劳动者,人人吃苦耐劳,甘于奉献,知足常乐,生活态度积极乐观。虽然身份低微,不被人注目,但是有着自己现实的理想以及朴素的人生追求,经风雨,耐挫折,活得简单舒心,自在快乐。飘散着柴草味的日子与小河一起,沿着幸福的方向,流向祥和与安康。

此后的日子永远不能相处,永远也不能在有以前的琴瑟。花还是那么的绚丽,叶还是那么的静美,今日,我们之间却有了一条流动的小河。

故乡有条河,一条小小的河,那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,一首经久不衰、百唱不厌的歌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上一篇:坏女人勾起男人欲望 下一篇:没有了